首页| 站长资讯| 明星资讯| 时尚资讯| 娱乐资讯| 校园资讯| 旅游资讯| 航空资讯| 五金资讯| 范文论文| 医药资讯| 求职招聘| 电商资讯| 更多

唐崇荣希伯来书查经

【发表时间:2021-06-10 19:26:19 来源:桓勇网】

篇一:[唐崇荣希伯来书查经]希伯来书-唐崇荣

影片详细资料 《希伯来书-唐崇荣》 [导演]: 唐崇荣国际布道团 [主演]: 唐崇荣 [分类]: 圣经学习 [地区]: 港台 [人气]: 769131 [评论]: 115 查看评论 发布评论 [反馈]: 我要报告错误 分享到: QQ空间 豆瓣网 新浪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搜索此原盘文件:希伯来书-唐崇荣 视频点播地址『选择集数进入播放页面』 第01集 第02集 第03集 第04集 第05集 第06集 第07集 第08集 第09集 第10集 第11集 第12集 第13集 第14集 第15集 第16集 第17集 第18集 第19集 第20集 第21集 第22集 第23集 第24集 第25集 第26集 第27集 第28集 第29集 第30集 第31集 第32集 第33集 第34集 第35集 第36集 第37集 第38集 第39集 第40集 第41集 第42集 第43集 第44集 第45集 第46集 第47集 第48集 第49集 第50集 第51集 第52集 第53集 第54集 第55集 第56集 第57集 第58集 第59集 第60集 第61集 第62集 第63集 第64集 第65集 第66集 第67集 第68集 第69集 第70集 第71集 第72集 第73集 第74集 第75集 第76集 第77集 第78集 第79集 第80集 第81集 第82集 第83集 第84集 第85集 第86集 第87集 第88集 第89集 第90集 第91集 第92集 第93集 第94集 第95集 第96集 第97集 第98集 第99集 第100集 第101集 第102集 第103集 第104集 第105集 第106集 第107集 第108集 第109集 第110集 第111集 第112集 第113集 第114集 第115集 第116集 第117集 第118集 第119集 第120集 第121集 第122集 第123集 第124集 第125集 第126集 第127集 第128集 第129集 第130集 第131集 第132集 第133集 第134集 第135集 第136集 第137集 第138集 第139集 第140集 第141集 第142集 第143集 第144集 第145集 第146集 第147集 第148集 第149集 第150集 第151集 第152集 第153集 第154集 第155集

篇二:[唐崇荣希伯来书查经]唐崇荣牧师“希伯来书”查经--61讲 信心

晚安,今天是今年最後一次,所以,下個禮拜你可以不必來了,好好在教會預備聖誕,再一個禮拜也可以放假,一直到正月份的二十二號禮拜二,好不好?哪一個人是今年從頭到尾每次都來的請舉手?哇!超過十二個門徒了,手放下來。今年特別開大恩,無論每次都來的,或者第一次來的今天都送給你們一個人一份禮物,好不好?那你說「那明年我最後一次來就夠了。」誰知道明年沒有禮物了。今年送給你們的禮物是什麼呢?是二00二年的月曆,這個月曆有很多的特點哦,第一個特點,除了參加查經大會贈送給聽的人以外,全世界沒有別的地方可以買到的。這是專為國際查經大會的參加者特別印,特別設計,特別預備的。第二、這個月曆把所有最重要的,有關於耶穌受難的六張圖畫把它選出來放進去,所以裡面的整個題目是 The Suffering Servant of God上帝受苦的僕人,從他貧窮的降生,一直到他最後痛苦的釘十字架,等一下我會解釋給你們聽好不好?那麼,解釋了以後你們就更明白這個藝術的價值和我為什麼這麼選。第三、這個月曆全部是從印尼印的,而且是用飛機寄來的,UPS 寄來的。所以寄到這裡來,台北是一百 四十六公斤,每一公斤三塊半美金,我算來算去還是好過我自己再回去一次再帶來,坐飛機機票也是很貴的,所以就叫他們寄好了。為什麼這麼遲呢?其實三個禮拜前已經印好了,不過我們要等馬來西亞的地址,因為他們要換地方,禮拜一、禮拜三,一直等最後那個旅館的人對我們相當不夠客氣,所以他們一直變來變去。結果我到上個禮拜三的時候,我就決定對我的教會說,我們現在在印尼的佈道團就馬上印最後一面不寫地址了,就把四個城市放進去,新加坡、吉隆坡、香港、台北,就這樣馬上禮拜四開始去問,結果他們印好是禮拜六早上才印好,禮拜六中午就寄了,禮拜天有的就到新加坡,今天才到台北,所以台北是印尼的「地極」,最遠的,所以今天才寄到。什麼時候寄來呢?今天寄到了,到了七點的時候還在路上,七點半就到了這邊,那麼九點多你就可以帶回你家的路上去了。這個月曆還有一個特點,這個特點是什麼呢?裡面有五個國家的假日都有了,所以馬來西亞的圈紅色的,有的圈黃色的,有的圈黑色的,所以你就知道你的親戚在新加坡那一天是不是放假。這種日曆全世界只有這一份,五個國家的假日都把它列在裡面了,這個都是免費送給你們的。還有一個特點,這個月曆是我設計的,我自己設計,自己選圖畫,自己叫人印,連什麼顏色我都把它定了,所以你們一整年的時候可以記念,就是沒有寫下查經會是在禮拜幾,禮拜幾,沒有寫在這裡,因為可能會更改。那我現在不分給你們,為什麼?分給你的時候,你就不知道放在地上,放在這裡,放在那裡?你就不專心聽道,而且變成累贅一大堆,等講道講完了奉獻完了,為什麼呢?因為奉獻之前分的話,你這個手又要拿錢,麻煩得不得了,就等你回去的時候就帶著這一份回家,好不好?那麼回去以前,我先解釋這六張圖畫它的重要性 和它的藝術的價值在什麼地方,那麼,你們明年好好數算自己的日子,好得著智慧的心,與受苦的基督同行,不但信服他,為他作見證,為他受苦。願上帝賜福給我們!我們大家再來唱一首詩歌,請給我一本詩歌好不好?我們再唱一首詩歌,你們有沒有帶這一本來?我看一下,舉起來。啊,每一次沒有來再借,再借的人,又借了又忘記還,又再借又忘記還的人,那這個人應該特別要他心理學治療,因為他記憶力有問題了。請一個人選一首詩。哪一個人?你最喜歡哪一首,哪一個人先,我們就跟著他。第幾首?第二首。第二首是什麼?雅歌。 O.K. 我們來唱雅歌。雅歌主啊你吸引我,我就快跑隨你,我心深深與主密契。雖然南風吹來,雖然北風興起,卻溢出我園中香氣。我主全然美麗,我主滿我心意,主,你屬我,主,我也屬你,眾水不能熄滅,大水不能淹沒,我必,我必愛主到底。哪一個人今天第一次唱的請舉手?第一次唱這首歌?手放下來。這首歌是我在馬尼拉一九七六年寫的,那個時候我們佈道會到第四天忽然間大風大雨,連樹都給它拔出來了,所以人不能來參加聚會。我心裡很難過,「主啊,我們禱告這麼久了,現在佈道會到了第三天剛剛火熱起來的時候,突然間下這麼大的雨。」那一天從球場就改變到禮拜堂,原來禮拜堂坐得滿得不得了,我才知道,在球場看好像不多人,一進到禮拜堂滿得不得了,禮拜堂坐滿人其實人是很少的。如果你要更滿就坐更小的禮拜堂一定更滿,再坐更小的他就更滿。耶穌說「我有另外一群羊」(參:約翰福音:10 章 16 節),那個觀念如果沒有,你永遠滿足,有多少就一百、兩百就好,我們要看千千萬萬人。台灣三十年前,全台灣的基督徒是百分之三,現在是百分之二點五,你不要說「量」不要緊,沒有「量」你怎麼樣對待上帝,原來非信徒的量在增加,基督徒的量沒有增加,對不對呢?所以我們要努力傳福音。後來那一天晚上,我禱告說「主啊!為什麼你下這場大雨,這樣大的暴風,連 Boulevard,馬尼拉海邊有一條路很漂亮,樹連根把它都吹出來了。有的車被大風吹到離開原來的地方很遠,有的招牌都砸下來,你們知道這颱風的情形。而那天晚上神感動 我寫這首詩歌,「大風啊吹來,南風啊,興起,你只能把我裡面的香氣把它吹出去,使神的園中充滿大風所帶來的香氣。」感謝神!「主你屬我,主,我屬你,眾水不能熄滅,大水不能淹沒,我必愛主到底。」「主啊,你吸引我,我就快跑隨你。」這是雅歌書裡面幾個最美的詞句把它整個的歸納起來,寫成這首詩歌。那你們回去已經會唱了,常常唱。再給一個人有一次機會,哪一首歌。你,第幾?第一。哦,這兩個人都在第一排裡面,他們爭先恐後就把數目提出來了。第一首歌是什麼?差我。這首歌是我在一九八一年,在新加坡為華福世界第二次的大會寫的,那一天我們還沒有講道以前就唱歌,唱這首歌完了,就先呼召,呼召的時候,有兩百 七十個人奉獻作傳道,其中有兩個是滕近輝牧師的孩子,現在其中一個在美國作牧師,就是那一天唱這首詩歌,還沒有聽道就奉獻了。有的人說「沒有聽話怎麼叫人奉獻?信道是從聽道來的。」我的回答,「他早就聽了很多道了,現在再唱一首歌受感動 ,就是信道是從聽道來的。」不是聽這場道才能有信心,因為常常聽了話在裡面沒有萌芽,有一次神一感動 的時候,過去的道就產生了對神的回應。我們來唱這首詩歌。差我差我到你要我去之地,親愛救主懇求你顯旨意,用我作你合用聖器皿,使人因我得聞福音真理。在遠方或在近處尊主意,或順利或崎嶇,主,你道路我願行畢,差我到我你要我去之地,恩主我今懇求垂聽禱祈。沒有唱過,今天第一次唱的舉手。哇!一大半。那你今天唱了,你就要說「主啊,要我到哪裡去?」你就禱告了,好不好?你就一面唱一面這樣禱告。這首詩歌是我用相當多的心血寫的。所以你注意啊,「差我」是從上面差下來的,但是,調是從下面唱上去的,為什麼呢?「我求主差我」,所以「差我」是禱告。但是「差」是上面,所以音是下到上,意是下到上,是故意的。然後,到我應當去的地方,每一次「親愛救主」都用很柔美的調,「親愛救主」。「差我」,很硬的調,「差我到你要我去之地,親愛救主懇求你顯旨意」,是不是下來?神的旨意顯明下來,從高到下,對不對?「懇求你顯旨意。」「用我」是禱告,但是是神用,照樣,倒過來。「用我作你合用聖器皿,使人因我得聞福音真理。」第三行在遠方的「方」字,那個調應當是用了不同的 cord,用了不同的和音,所以變成「在遠方,在異地」整個和音要變化,「在遠方或在近處尊主意」,接下去什麼?「或順利」或什麼?「或順利」很容易唱,「或順利」。「或崎嶇」很難唱,「或崎嶇」。為什麼?因為「崎嶇」下來了,對不對?或順利,或崎嶇,很難唱。有崎嶇了以後怎麼辦?主,就用很高的音,「主你道路我願行畢」,這個要放慢,這一句要放慢,表示你的決心。然後呢?「差我到你要我去之地」,不是「到」之地,是我「去」之地,「你要我去之地」,以後呢?「恩主我今懇求垂聽禱祈」,這一句是很柔美很謙卑的音樂的表達。所以這首歌你要唱,一面思想,因為這個調不是隨便寫,跟字的配合不是隨便配,是用了很多的心血,把我們的心,我們的禱告獻在上帝面前。我們現在大家來唱。用C調可以嗎?啊,怪不得,用C調精神就不一樣了。差我差我到你要我去之地,親愛救主懇求你顯旨意,用我作你合用聖器皿,使人因我得聞福音真理。在遠方或在近處尊主意,或順利或崎嶇,主,你道路我願行畢,差我到我你要我去之地,恩主我今懇求垂聽禱祈。有哪一個人說「主啊,我已經順服了你,我已經接受你的呼召,我已經奉獻被你差遣。」已經奉獻的人,無論是作傳道的,無論是唸神學的,或者已經奉獻正預備,或者還沒有機會,心中願意被造就,被差遣,所有奉獻者請舉手我看看?已經奉獻的人?感謝上帝,手放下來。我問第二個問題,哪一個人,你說「主啊,願你差遣我,給我去你要我去之地,做你要我做的工作,使別人因我可以聽到你的福音,無論遠方,無論近處,無論順利,無論崎嶇,我要行完你的道路,我要遵行你的旨意。主啊,差我,差我到你要我去之地。」有這樣的人,你願意為這個事情禱告,求主彰顯祂的主權在你身上的請你把手舉起來,有哪一個人?感謝上帝!感謝上帝!許多許多人,願主賜福,興起我們這一群這幾年查經的人真的明白上帝的心意。我們一同開聲禱告,為今年一整年的帶領感謝主,為我們對真理的認識了解,我們感謝主。為神的恩、愛保守我們到今天我們感謝主。為我們明年的路線,求主帶領我們。我們明年的事奉求主膏抹我們,求主用祂的能力充滿我們,主的靈引導我們,我們為今年最後一次的聚會感謝,求主繼續對我們說話。我們一同開聲禱告:「主啊,我們感謝讚美你,因為你的恩你自己的愛,你加添我們的力量,你引導我們到你面前,我們恭敬把今天的聚會交託給你,願主你的恩,你的能力,你的權柄,你的榮耀,你的尊貴,你的豐盛在我們中間彰顯出來,因為這一切都是從你而來的。你是智慧的上帝,你是真理的上帝,你是啟示你自己給我們的上帝,你是用你的真光照耀在黑暗中的上帝,你是使人從愚昧的中間得著你自己真理的光照,以致於得著得救的智慧,得著你真理的奧秘,明白你永世的計劃的上帝。我們感謝讚美你,求主賜福給我們今天在你所給我們的信仰裡面有根有基,因你的真理,而我們的原則,我們的思想,我們的生活都歸正在你的面前。主啊,你聽我們的禱告,我們恭敬把你無用的僕人交託給你,你給我們從歲首到年終,從年頭到年尾,有主你的恩典,有主你的帶領,我們把一切榮耀歸給你。主啊,感謝讚美你,你也給弟兄姐妹有忠心,有恆心參加這些的聚會,以致於我們繼續不斷在你的真道上受到造就,受到糾正,受到建立,我們感謝讚美你,求主你賜福今天的聚會,正像你賜福過去所有的聚會一樣,你與我們同在,感謝讚美,奉主耶穌基督得勝的尊名求的。阿們。」我們現在一同為眾教會在預備慶祝聖誕的時候,無論是記念主的恩、愛,無論是作見證,傳福音領人歸主,都求主真理的聖靈的能力在我們中間彰顯出來。這世界充滿戰爭禍患,耶穌基督到世界來,要把榮耀歸給最高的上帝,要把平安歸給世界上他所最喜悅的人,我們求主把和平賜給世界。我們為這個聖誕節的意義,聖誕節的福音工作,我們大家懇切開聲禱告:「主,我們在你面前特別為到聖誕節的聚會來禱告,求主恩待賜福,叫我們在你面前蒙恩。主啊,我們需要,我們仰望你,我們恭敬把自己放在你手中,願主你賜福給所有你的僕人,你的使女們,你的兒女,在籌備慶祝聖誕的事情上,心中有敬畏你,有愛神愛人的心。主啊,給我們在福音的工作上盡心竭力,把從天上來的佳音就是關於大衛城中生下的救主,就是主基督的福音傳給我們四周圍的人。主啊,求主你藉著聖誕節叫許多從來沒有參加聚會,或者一向很少參加聚會的人可以聽見福音的信息,聽見道成肉身的奧秘,聽見神的和平,神的平安賜到這個世界上來,好叫他們的心歸向上帝。特別是在這個戰亂,這個烽火瀰漫在全世界的這個時代中間,求主和平之君賜下你的和平,賜下你的力量,給我們每一個基督徒為你作美好的見證,領人歸主,特別是在佈道會,就是在聖誕節佈道的中間,求主使許多人歸向上帝。聽我們的禱告,我們感謝讚美,奉主耶穌基督得勝的尊名求的。阿們。」我們大家仍舊站立,我們請(王)裕一弟兄帶領我們作一個禱告。今天在這裡除了我們印尼的一位同工王俊雄傳道以外,還有一位是蘇吉道牧師(音譯)他在我們中間,請他站起來一下。他個子小小,聲音很大,他講道的時候,你感到他是個子很高大的人,但是他帶領一個聚會,每一個禮拜有兩次的聚會,一的堂會有差不多兩、三百 人來參加他的聚會。這次他特別到台北來講「後現代主義」的哲學,他是用印尼文講,所以你們一定聽不懂,你們沒有聽方言的恩賜,所以全部聽不懂。感謝上帝!我們希伯來書今天要講第三堂關於「信仰論」,我們大家打開希伯來書第十一章從第一節唸到第三節,翻到了一同開聲來讀,我們從第一節唸到第三節,一同來唸。「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實底,是未見之事的確據。古人在這信上得了美好的證據。我們因著信,就知道諸世界是藉著上帝話造成的;這樣,所看見的,並不是從顯然之物造出來的。」我們再次低頭禱告:「主啊,我們已經打開你的話,懇求你這個時候打開我們的心。我們宣讀了你的啟示,懇求你的光照耀我們的心靈,好叫我們因明白你的真理,我們的思想歸向你,我們的感情歸向你,我們的意志歸向你,我們整個的人生的方向是走在你所指引的方向中間,好叫我們與主同行,在你的道路上更多明白,更深明白,更正確明白你的心意,與你要我們知道的真理,感謝讚美,奉主耶穌基督得勝的尊名求的。阿們。」我們已經用了兩次的時間來傳講關於希伯來書第十一章前面這三節所隱含著的「信心論」的問題。我相信希伯來書的作者是一個有非常深奧思想,有正確明白關於信仰的問題的一個作者。他在這裡告訴我們,不但是「信」與「望」之間的關係,「信」與「愛」之間的關係,不但告訴我們,「信」有決定性 的基礎本質的關係,不但如此,這個信是一種自己與別的從世人身上所產生的「信」的不同的方法論的一個信仰。所以他在這個地方,三節的聖經裡面就提到了整個聖經裡面所隱藏著,整個聖經裡面所介紹出來的,完全與罪人墮落理性 所能產生出來的前提The presupposition produced from the fallen reason of human understanding.不同的地方。他這裡給我們看見,這個原則,就是信的本身不可能是從「知識」產生出來的;「信」的本身不可能從「眼見」產生出來的;「信」的本身也不可能從「經歷」產生出來;「信」的本身更不可能是一個「證據」的結果,換句話說「信」先於這些。我們都知道,二十世紀的時候突然間「理性主義」所建立起來一大堆的系統,龐大精細,非常宏博的整個傳統,在「存在主義」的面前開始動 搖了。以後呢?「後現代主義」一來的時候,整個「現代主義」所誇口的理性 系統一個一個瓦解了。所以我們到了二十一世紀的時候,有許多唸哲學的知道什麼叫作「解構主義」deconstructionism;「解構主義」就把人所能建立起來的架構都把它崩潰掉,把它好像炸掉一樣,就像美國世貿中心 (WTC) 的兩座大樓就這樣被他炸下來一樣的情形。人可羨慕的,人可誇口的,人以為是真理的「思想架構」跟「信仰」之間的關係,原來在神面前早就告訴我們是不堪一擊的。所以當一個人說「我因為知道,所以我能產生信心」的時候,他已經是用「信」的原則講這一句話,他的意思是「我相信有一天我知道以後,我的“知道”會把我帶到信仰裡面去」,所以這個叫作「由於知以致於信」,這種觀念是不是聖經的啟示?不是聖經的啟示,因為聖經雖然把「信」跟「知」的關係講得很清楚,但是整個聖經的總原則,總是「信」作為「知」的基礎,「信」不作為「知」的結束;「信」作為知的「種子」,信不作為知的「果子」。所以不是「我知道了」然後產生一個果子,這個果子叫作「信」。也不是「我知道了」產生了一個必然的產品叫作「信仰」。若是這樣的話,就是因果倒置了,本末倒置了。而全本聖經普通人沒有注意到,當他真正照著歸正神學的方法論去看的時候,原來聖經早就提到了先後不可顛倒,本末不可倒置,因果之間的關係,是「信」先於「知」,而不是「知」先於「信」。照樣,我們看見了「理性主義」剛剛開始的時候,最重要的哲學就是法國的笛卡兒 (Rene Descartes, 1596-1650),笛卡兒說「我懷疑的時候,就證明我是有懷疑功能的人,而我的懷疑可能懷疑各樣的事情,但是我的懷疑的本身就是一件不可懷疑的事情。因為我正在懷疑一切的時候,正在懷疑一切的是我,所以我是懷疑的本體。我懷疑是用理性 ,我的理性不能接受的時候我就懷疑,我用理性去懷疑一切的時候,我就比這一切所懷疑的東西更基本。這樣,我的理性 使我產生懷疑,而我懷疑的東西我很難下結論,但我絕對不可以懷疑我現在正在懷疑。所以我“正在懷疑”這件事情是不可懷疑的。所以一切懷疑的功用用出來,就顯明我是存在的。所以,這樣,「因為我思考,所以我存在」,這個在哲學裡面叫作 Cogito, ergo sum. Cogito 是 I think , ergo sum 是 so I exist,Because I think, because I doubt, because I suspect, because I have the skeptic mind so my reasoning is now function, my reasoning power is functioning. It means I am no thinking. The thinking me is the true me. The thinking me is the existing me. The thinking me is exist, so I exist, because I am thinking. 所以這個話就影響了差不多三百 年的時間。其實這句話不是他原創的,這句話是他把奧古斯丁 (St. Augustine, 354-430) 的神學改頭換面作出來的。今天我看很多的基督徒,沒有好好分析,沒有好好明白那些所謂轟動世界,改變歷史最有原創性 的哲學家,是怎樣從聖經裡面找到一些影子發揮他們自己的另外一個空中的「海市蜃樓」,這都不是真理的本體,這是真理的影子產生出來的幻想,這是被造的理性 墮落以後產生出來的假設。所以這個 ergo sum, 我之所以存在,是因為我懷疑,cogito,我想。ergo sum, 我存在。這一句話是根據什麼呢?這句話是根據奧古斯丁的另外一個思想 因為神存在,所以我思想,這才是真理,因為神存在所以我思想。上帝的存在不是想來想去的結果,上帝的存在是你之所以能夠想到有關於上帝問題的原因,你一定要抓到這一點。所以,神的存在是人討論神的基礎,不是人討論神的結果。神的存在是你能思考的原因,不是你思考的結論。所以我不能用我的思想功能想出一個超思想功能的「上帝」,因為思想、理性 功能是神造的。「神」不是理性的產品,「理性」是神的產品,大家說「神不是理性 的產品,理性是神的產品。」你把這幾堂聽清楚了,你整個信仰的架構就有根有基你不會隨便受人動 搖了,因為神不是思想的產品的,而思想、理性功能是神創造所產生出來的一個產品。為這個緣故,用我的思想去想神的存在這是一件笑話,這是作白日夢,用我的理性 去產生一個神,那個神一定是比理性更差。所以神是我們不用「理性」而用「信仰」去接觸祂的,「人非有信,就不能得上帝的喜悅;因為到上帝面前來的人,必須信有上帝,且信他賞賜那尋求他的人」(希伯來書:11 章 6 節)。所以為這個緣故,「存在主義」就把笛卡兒的思想轉變過來變成另外一句話,存在先於什麼?你們現在都不知道了!你的哥哥、姐姐三十年前看的是什麼書呢?黃尚義的書,《野鴿子的黃昏》,杜斯妥也夫斯基 (Dostoyvsky,1821-1881)的書,尼采 (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e,1844-1900) 的書, 你們這一代看的是什麼書呢?比爾?蓋茲 (BillGates, 1955-) 怎麼樣發財?你們現在看的是什麼?經濟怎麼搞得今天亂七八糟?股市市場用什麼方法?自由經濟怎樣發展?台獨跟不台獨有什麼不同?我應當在哪一種政治體系中間繼續過台灣人的生活?你們三十年前我第一次到台灣來的時候,你們問的問題比現在問的問題深了好幾倍。老實講,那一次我感到我可以在華人的地區,因為我在印尼人的地區傳道傳了那麼久,從一九五七到一九七0年,上帝預備我十三年在那邊,以後第一次到台灣來的時候,我看到台灣的知識份子,大學生的深度,對哲學的愛好,所問的問題都是相當好的。但是可惜,現在這一、二十年過去了,三十年過去了,經濟掛帥,自由市場的經濟理論變成我們最注意的,最重要的,物質變成我們最崇尚的東西,所以很多的思想性 的東西慢慢又瓦解掉了。親愛的弟兄姐妹,在理性主義開始的時候,他要告訴我們的是什麼呢?就是「本質」先於「存在」,但是到了二十世紀的時候,法國的無神論存在主義思想哲學家沙特 (Jean Paul Sartre, 1905-1980),他把它轉過來,「存在」先於「本質」。那麼,現在我要用聖經的原則來看,到底我的存在是根據什麼?我的知識產生什麼?是因為我「知」所以我產生「信」嗎?是因為我「明白」以後我就能「信」嗎?是不是因為我「證明」了,所以我就「相信」已經被證明的東西嗎?或者因為我「經歷」了,我經歷的東西怎麼會不對呢?當然是對,我經歷了所以我就「相信」了,是不是我有「證明」,我有「經歷」,我有「思想」,我「親眼看見」所以我才能「信」呢?若是這樣的話,那你就是走在一個把自我當作中心,把自己的主觀當作絕對的一種錯誤的裡面,因為這四個思想都是墮落的理性 所產生出來的錯誤前提!我再講一次, The four kinds of presupposition are entirely production of the fallen reason. 所以墮落理性所產生出來的前提是錯誤的,因為是錯誤的,所以聖經根本不接受這個方法論。你還記得上個禮拜所講的嗎?聖經提出的方法論是什麼呢? 由於信以致於信, from faith to faith 不是 from reason to faith;不是 from vision to faith;不是 from experience to faith;不是 from experimentation to faith;不是 from evidence to faith。如果是從「理性」到信仰的話,從「知識」到信仰,從「看見」到信仰,從「證據」到信仰的話,那你與外邦人的信仰論是完全同出一轍,是墮落者所獻出來的計謀,這不是聖經的方法。那麼你說「外邦人的這句話不是比我們更合理嗎?怎麼可以相信不知道的事呢?怎麼可以相信沒有證明的事呢?怎麼可以相信沒有見到的事呢?怎麼可以相信沒有經歷過的事呢?」其實我們的信心不但對神,就是對自然世界和我們生命生活的一些重要的點,我們都是不在「思想」之後才「信」的,不因「證明」之後才「信」的,不因「經歷」以後才「信」的,更不因我們「已經看見」我們才「信」的。誰看見過你媽媽生你?你怎麼相信她生你?「因為那個時候我睜大眼睛,生出來馬上認識這個人,現在我知道我見過我才相信。」你看過你媽媽生你嗎?如果你是的話,不是神精病的就是說謊的人。你怎麼相信你爸爸是你爸爸?你從來沒有證據就相信了。所以那些人用同樣的論調 「給我證明上帝我才相信!」我是嗤之以鼻,我的護教學 (Apologetics) 完全不願意走在世界的道路中間。那麼你說如果不走他們的路,他要求的你不給他,你怎麼叫他信主呢?神叫他信主,不是我叫他信主。所以你大膽把真理講出來的時候,那時候神的智慧在你真理中間,就把能力和智慧併聯的時候,聖靈就叫他產生信心。因為這些人說「給我信你就要先把證明給我看,我明白了我才信。」這些同樣的原則不用在其他的事情上,只會用在對神強作哲學家的傲慢無禮的事情上。那些去賭博的人說「我帶你去賭博好不好?」他會不會說「為什麼要賭博?證明給我看我才相信賭博的好處。」有沒有呢?那些去找妓女的人,去嫖的人,你說「跟我去嫖。」他會不會對你說「為什麼要嫖?為什麼?這個要合邏輯,告訴我,有什麼理性 ?合不合理性?有沒有經歷?」不需要的!因為當他走別條路的時候,生活在別層次的時候,他都是用「不知道的信」代替了知識在那裡牽引他的路。所以理性 的本身本來是一個相當膚淺的層次,不是說理性的「內容」可能是膚淺,理性 是神所創造在宇宙中間唯一賜給人可以想通許多被造界奧秘的非常偉大的工具。雖然如此,理性 的本身的層次是膚淺的!為這個緣故,許多許多的人在他們以為「想得通」的事情上,他們都是只有在片面的知識中間,他們把整個真理概括在裡面了,他們把自己有限的理性 絕對化的結果,他們就可能丟掉了許多超乎理性境界,超乎理性範圍,超乎理性 限制之外的那些更高一層的真理,這是自欺欺人的人。親愛的弟兄姐妹們,有許多事情不是我們先知才相信。當你研究科學的時候,你的信心使你前進,你的信心使你實驗,你的信心使你奮鬥到底,結果奮鬥出來了,成功了,你寫下來,人家就可以知道你奮鬥的結果是什麼?愛迪生 (Thomas Edison, 1847-1931) 用多少次的實驗來把電燈鎢絲發亮的事情把他做出來呢?多少次你知道嗎?幾次?一千七百 多次。一千七百多次,結果電燈發亮的時候他成功了。那時候他告訴你怎麼做的時候,你就知道了,所以他沒有做以前,為什麼做?因為他相信,相信這個可能,所以因為相信的時候就變成一個追求的心,就變成一個試驗的心。所以「信」先於「試驗」,「信」先於「知識」,你現在所有的知識都是已經做出以後把它寫下來給你看的,但是還沒有做以前,他們的奮鬥是憑著什麼?未見之事有確據,盼望之事有實底。再讀一次第一節:「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實底,是未見之事的確據。」對不對?所以那些科學家憑著信仰,什麼信仰呢?相信某種可能性做為推動 他們研究的精神;相信某種可能性,做為他們奮鬥不倦的精神,這信念是從神而來的。我們不能說「因為我知道了我才信。」事實有很多人知道了以後更不能信,有許多人證明了以後故意不信,有許多人明白了以後反對信,有許多人經歷了以後他就輕看信。為什麼呢?因為他們不是照著聖經的原則。所以有很多知識份子自以為學了一些學問,發幾個問題就把基督教打倒了。我真的每次碰到這種人,我心裡說「上帝啊赦免他們,因為他所做的,他所想的他都不知道!而他就信了他不知道的事情,他就以為這樣相信可以了。」「你給我明白我就信!」你是用信心決定如果你明白你會信。親愛的弟兄姐妹,如果你相信有一天你明白了你就會跳到信心?你這個「跳」是根據信心,正像有一個人說「我不能做決定,今天怎麼樣不做決定。為什麼?因為我今天不能做決定,你要對他說「你已經決定了,決定今天“不作決定”」,對不對呢?你決定今天「不作決定」。所以懷疑的本身是一個「信仰」。懷疑的本身是一個「信仰」,相對的本身是一個「絕對」。當你說「這是相對的。」你真正相對嗎?你說「是。」那有沒有改的可能?「不可能,這是相對的!」那你是用「絕對精神」講相對的事,對不對呢?你明白了嗎?有許多人對非信徒的整個墮落理性 所產生出來的方法論沒有看透他們的毛病在哪裡,所以你就上當了。魔鬼對亞當、夏娃說「你吃的日子你的眼睛就明亮了,因為上帝知道如果吃了你了明亮,所以祂不要你知道,這個事情上帝知道,但是祂不要你知道,免你知道,祂就不能單單自己一個人壟斷知道。這個事情你不知道,所以我告訴你免得你不知道。」那麼,夏娃就聽了這句話,馬上相信了,相信什麼?相信她對上帝的懷疑。「相信她對上帝的懷疑」的本身是一個「信仰」,你明白了嗎?所以你的懷疑論是基於你的「信仰」,許多人反對上帝是基於他的信仰,他信沒有上帝。而上帝不會因為你信祂有上帝祂就變成有上帝;上帝不會相信你不信祂有上帝,祂就變成沒有上帝。「信則有,不信則無」這句話是「相對論」的結果,而你真正相信這句話你是「絕對論」的主張者,你以「絕對論」的精神討論「相對」的事情,這是絕對不對的!所以你應當對撒但說,「你怎麼知道上帝不要我知道?你怎麼知道上帝嫉妒我知道?你怎麼知道?」牠就不能告訴你怎麼知道,因為懷疑論要用「懷疑」去懷疑「懷疑論」。用「懷疑」的精神去懷疑「懷疑論」,大家說「用懷疑的精神去懷疑懷疑論。」用「相對」的精神去拒絕「相對論」,「用相對的精神去拒絕.... 」我不是講拒絕愛因斯坦 (Albert Einstein, 1879-1955) 的「廣意相對論」,我是講這個「對信仰的肯定性 的相對」,對真理的懷疑本身你應當用懷疑者的身份去懷疑他。所以我們在護教,在佈道的事情上,結果我們好像沒有辦法衝破知識份子的藩籬,沒有辦法把那些最高級的哲學家把他帶到上帝面前。這樣,我們只能夠對那些比較簡單的,普通的,比較沒有學問的人談談一些上帝的愛,上帝的恩典,「你還不受感動 嗎?你不感動嗎?」他說「感動,感動,感動,.... 」他就來做禮拜,等到有一天他不需要這個愛的時候,他不「感」他不「動 」,他就回去了。我看北美洲很多很多大陸的知識份子到教會去的時候,為什麼去?不過因為在大陸沒有看到有這樣親切,真誠,有愛心的人,基督徒對他這麼好。所以,接他去聚會,聚會完了給他吃午餐,大家團契唱歌,感到很溫暖,但是這個不是建立信仰的基礎。有一天他自己賺錢比你多的時候,他畢業了以後,他找了一大堆的朋友了,他的生活更好了,他薪水大的時候,他還需要到教會吃一頓午餐嗎?他還需要你用愛心來照顧他,就這樣把整個人生給基督教的信仰影響嗎?不這樣簡單。除非人在神的道上建立信仰,在神的原則上建立信仰,否則基督教沒有前途。我們今天用人情領人歸主,用愛心領人歸主,用我們的關懷領人歸主,很好,這些是「小引」,這些不是「正題」,這些是方法論,而方法的結果要有實質在他的心中扎根,向下扎根向上結果成為永遠的本質。親愛的弟兄姐妹們,這四種錯誤的方法論你把它倒過來,聖經說「因為信所以我們才得到證據,因為信我們才看見,因為信我們才得到知識。」所以那四個罪人墮落以後理性 的錯誤的方法論的前提在這裡最先三樣被駁倒了。所以希伯來書第十一章第一到第三節提到了什麼呢?「信是未見之事的確據」表示什麼呢?還沒有看見,先用信心作證據,對不對呢?所以「信心」跟「看見」哪一個先?「信心」先。「信心」跟「證據」哪一個先?「信心」先,因為「信」的本身就是一個「證據」了。所以第二節才提到「古人在這信上得了美好的證據。」所以「信」就產生了「證據」了。第三節「我們因著信,就知道諸世界是藉著上帝話造成的。」很可惜這裡沒有黑板,不然我要給你講得更詳細。今天方法論搞清楚了,我要進到關於「創造界」與「信仰」之間的關連的問題。那麼「上帝所造的萬有」與基督教的信仰有什麼關係呢?我們看見許多的牧師傳道在裝備自己講道的時候只注意到傳福音,注意到怎麼樣解經,注意到怎麼樣領人歸主的事情,但是沒有給人看見「基督徒的宇宙觀」跟「非基督徒的宇宙觀」有什麼不同,沒有給人覺察到以基督徒的信仰看這個世界有什麼不同?跟沒有基督教的信仰看這個世界有什麼不同?我們今天在這個世界裡面我們是什麼身份?我們是以世界渣滓的身份來拾一點路上的東西來吃飯來餵養自己嗎?或者我們今天是以神的兒子的身份來請大家一同欣賞上帝的創造?你明白我的意思嗎?許多的基督徒是很怕給世界捲掉了,所以這個不可以,那個不可以,這個怕,那個怕,結果就「主啊,保守我好好的,你再來的時候我沒有流失就好了。」就這樣,我想不應當。我們應當是天之驕子,是神所創造的萬有,真正能夠解釋萬有源頭,萬有歸宿的唯一的一種人,Christian is the only person, only kind of people to interpret the meaning, the source, the telos of the universe created by God. 我們是唯一的一種知道宇宙哪裡來,宇宙做什麼?宇宙的目的是什麼?宇宙最後到哪裡去? 唯一的一種人。 Men are created to interpret,人是被造為「詮釋者」。請你注意,二十世紀快要結束了,哲學才開始找到這一條,很可憐的,無論你怎麼講也好,「唯心論」、「唯物論」....,那是你的解釋。意思是什麼呢?你不要把哲學理論當作內容,當作真理接受,你要把它當作是一種解釋的自我介紹 Hermeneutics is only one kind among so many kinds of your own interpretation, because you are interpreting, so you are subjective, you never can jump out your limitation of your own subjectivity and your own boundary. 你沒有辦法跳過你的主觀,沒有辦法跳過你的限制,沒有辦法跳過你的範圍,所以是一種「解釋」而已。還有一些人說「哲學是什麼?不過是「文字遊戲」,把那些詞句把它討論得一大堆,越討論越深,本來懂得給他講得變成不懂才叫作「哲學」。但是我告訴你,人是解釋者。你說「聖經什麼時候說人是解釋者?」我們怎麼看到呢?上帝造了萬有以後把他帶到亞當面前,亞當的責任是什麼?就是解釋。亞當對夏娃說「這個是貓。」夏娃說「好,貓就是貓。」那貓的命運就定了,牠就是貓了,因為亞當叫牠是「貓」嘛!貓到今天還不知道牠是「貓」,你不相信你問貓牠是什麼?牠不知道牠是貓。你說「這個是老虎,這個是獅子,這個是什麼....。」上帝叫他「起名」(參:創世記:2 章 19 節),什麼意思?interpreter of the universe 你明白這個神學嗎?人是宇宙的詮釋者,人可以對宇宙加以意義,所以這個意義沒有辦法脫離「意義詮釋」功能的潛在性 ,potential of interpreting everything in the universe is given by God to man and only to man. 上帝只有把詮釋功能給一種活物,就是人。所以當你寫書的時候,你寫音樂的時候,你畫圖的時候,你作詞或者你寫文學,寫小說的時候你都在用你的眼光去解釋這個世界,你明白嗎?在畢卡索 (Pablo Picasso, 1882-1973) 的圖畫中間,你看見他對世界的解釋法跟達利 (Salvador Dali, 1904-1989) 的解釋法是不一樣的,所以兩個都是在現代二十世紀裡面最重要的人物,不一樣的。當你看見畢沙羅 (Camille Pissaro, 1830-1903) 的圖畫,你看見馬奈(Edouard Manet, 1840-1926) 的圖畫,你看見莫內(Claud Monet, 1840-1926) 的圖畫,你看見其他的人,比方說賽魯西耶 (Paul Serusier, 1864-1927) 的圖畫的時候,你看見他們所用的顏色是一樣的畫出來的筆畫是不一樣的。你每次看見高更 (Paul Gauguin, 1848-1903) 所畫的「大溪地的女人」 (The Tahitain Women),眼睛斜斜這樣,你會晚上不能睡覺的,因為他那有最原始的,純樸的女性 ,那個不知道太多科學世界,科技的社會的那種原始的生命力的表現。所以她眼睛瞪的時候,告訴你「我是人,雖然我的身材不好看,腿大得不得了,我是一個人,是一個活著的人,我有人性 」,她就講幾句話在那裡。雖然那些畫面裡面的人物正在講話的時候,他在解釋自己嗎?不是,是畫家把他的解釋放在裡面解釋。你們知道有一個電影叫作,《基督最後的試探》 (The Last Temptation of Christ),那個電影裡面有一段話把我嚇了一跳,保羅傳福音,「要信耶穌,耶穌為你釘十字架,他死了復活....。」當保羅講到一半的時候,後來他講完道了,大家回去了,保羅走到一條街那邊,有一個男人出來,他說「你所講的那個耶穌就是我!你說他釘十字架?不,我在這裡,我不曾釘十字架。這個是我的太太,這是我的兩個孩子,我跟她生的。」唉呀,怎麼會這樣呢?他「解釋」。他解釋福音跟我解釋福音不一樣的,為什麼呢?他解釋的時候就把他自己的「想像」當作是他要講的東西,意思就是,「耶穌基督在十字架上想想看,如果我結婚多好,如果我有了太太,如果我有兩個孩子,我可以像平常家庭不必被掛在這裡。」所以在受試探的最後一刻的時候,在十字架上他想起了他以後應當是一個不上十字架的人。這個是神父寫的!所以神父可以在台上講這種道,寫另外一種書是「那種書」,神父寫的。所以這個神父在寫什麼?在寫他自己想結婚,你懂嗎?你懂我的意思嗎?因為他正在解釋他作神父「苦死了,不能跟別人一樣有家,成家立業。那耶穌不結婚,有沒有搞錯,害我也不能結婚!」所以他所說的應當不是 The last temptation of Christ,而是 The last temptation of myself. 應當是這樣的。那神父用那樣的解釋解釋聖經的時候,我就用我這種解釋解釋他。那為什麼他可以解釋聖經亂解,我不可以解釋他?而我對他的解釋一定比他對聖經的解釋更對的。為什麼呢?因為我「歸正」嘛!他沒有把你帶到「歸正」,把你帶「歪」去了,對不對?所以 Man is interpreter,人是詮釋者,大家說「人是詮釋者」。人是詮釋者,所以你有時候教孩子的時候,你不知道怎麼教,你在想因為根據某人的教法,根據皮亞傑 (Jean Piaget, 1896-1980) 的教法,根據某某教育大師的理論,我要怎麼樣呢?我這孩子這麼調皮,我就自己教好了,不管他們怎麼教法,我自己決定這樣教,你是解釋者,你正在解釋怎樣把孩子的生命帶到一種教導的方法,你正在解釋,而這個解釋功能是什麼?這就是「先知性 」,你懂嗎?解釋功能就是叫作「先知性」。上帝創造人的時候是君王,是祭司,是先知,大家說「上帝造人是君王,是祭司,是先知。」所以亞當在神與萬物的中間,他要治理萬物,向神負責,蒙神所差派修理看守伊甸園。這個他與自己與神之間的關係是什麼? 「中保」的關係,在神與物之間作祭司,然後他要獻祭給上帝,要聽上帝的話,要管理這個世界,created in between God and nature 他的功用是「祭司」,intermediate。當亞當給動 物起名的時候,他是「先知」。當亞當管理萬有的時候他是「君王」。所以亞當被造的時候有君王的身份,有祭司的身份,有先知身份,但是真正把三個身份做到完美,真理絕對的真理的君王、祭司、先知,是誰啊?耶穌基督, He is the last Adam 末後的亞當,The second Adam. 第二個亞當,The greatest and most successful Adam. 完全成功的亞當。感謝上帝!神看世界人都不對,都偏差。在治理性的事情上沒有辦法管治自己,攻克己身叫身服我,你作王作不成。在解釋萬有的時候亂解一場,你作先知作不成。在對神對物之間的平衡關係,在祭司的工作上,你作祭司作不成。耶穌基督在君王、祭司和先知三大方面,他完完全全是神心中的人。上帝說「人中間只有這個人,叫作人子 (the son of man) 」,單數還是多數?啊?單數的,多數的?只有一個是合神心意,他是真正合神心意的人,在所有的人中間這一位是絕對的順從的。親愛的弟兄姐妹們,所以我們現在回過頭來,這一段聖經給我們看見我們在這個世界的中間跟非基督徒不同的地方在哪呢?基督徒有神給我們的先知功能,解釋萬有的時候是照著神所啟示的聖經,照著神所給我們的自然啟示的原則去看萬有的時候,然後我們介紹分享與所有的人。如果你是基督徒,你四周的人看世界沒有受你看世界的影響,那你的見證還不夠完美。如果你是教授,你是高中的,初中的老師,你的學生應當從你身上學會怎樣看待世界。你怎樣解釋世界,然後給他們講的時候,他們發現,「誒,你的解釋法不一樣!」你對這個世界的了解是從神的眼光看的」,然後從那裡開始傳福音。為什麼傳福音這樣難呢?因為我們平常在非基督徒的思想中間,完全沒有啟導性 的作用,完全沒有明白他們思想困難的地方,所以結果我們沒有辦法把他們的思想帶出他們巢穴,帶出他們的限制,把他們帶到神創造萬有的那個偉大的眼光裡面。這個 Welt Anschanug 德文「宇宙觀」,How do you see this universe? How do you understand the universe? How do you interpret the meaning, the source, and the telos, the purpose of this universe. 你怎樣看這個世界?你怎樣了解世界是從哪裡來的?世界存在是為什麼?世界是向哪裡去?世界的目的是什麼?你看的時候,你除非與神在同一個觀念中間,你沒有辦法照著神的解釋法去解釋給別人聽,你懂嗎?這個世界是什麼?有的基督徒是逃避世界,因為我如果跟世界走一定會滅亡,所以逃避世界。那麼,聖經說什麼呢?「你要逃避世界的情慾」,不是「逃避世界」,因為上帝愛世界。那麼你說上帝說「我們如果愛世界,愛父的心就不在我裡面了」(參:約翰壹書:2 章 15節),所以神的可以愛世界,我不可以愛世界。那是同樣一個字,原文同樣的一個字的 cosmos. For God so loved the world. 但是他說什麼? He who loved the world, the love of God is not in his heart. 愛世界的人,愛上帝的心就不在他裡面了。其實不是這樣解釋的,「上帝愛世人」,中文繙譯的,原文是「上帝愛世界」。那麼,如果中文寫「上帝愛世界」,然後上帝說「你不可以愛世界」,糟糕了!所以要把它改成「上帝愛世人」解釋法,你明白嗎?但你不要愛世界和其上的情慾,因為「這個世界和其上的情慾都要過去;惟獨遵行上帝旨意的是永遠常存」(參:約翰壹書:2 章 17 節)。所以你怎樣認識這個世界? This is my Father"s world. 大家說,This is my Father"s world.「這是天父世界」。我很喜歡那首詩歌「這是天父世界」,那首詩歌的意境,那首詩歌的解釋,那首詩歌對世界的看法,竟然是所有聖詩本裡面唯一的一首,表示什麼?很少人抓到這一點,很少人對神給人在對祂的信與祂所造為人而造的世界中間的關係的了解,怎麼樣正確的闡釋出來,很少。This is my Father"s world. 所以我到墳墓去我不怕,我到廟裡去我也不怕。在瑪琅 (Malang) 有一個佛廟,這個廟的庭院裡面賣得花生湯好吃得不得了,我帶一個牧師從美國到裡面去吃花生湯。他說「你怎麼帶我到廟裡面來?」我說「我沒有到廟裡面,這邊花生湯很好吃。」這個廟的地皮是他們的或是上帝的?上帝的。全世界每一個地方都是上帝的。你說「這個有鬼,那這個地方沒有,這個已經乾淨,那個污穢。」你心地清潔天地都清潔,大家說「心地清潔天地都清潔」。還有很多人看到有龍的東西,「把它打破!因為鬼住在裡面,因為鬼就在那龍裡面。」鬼哪裡那樣笨,鬼在裡面綁自己?牠喜歡在你裡面,不在那個裡面,牠如果在那邊,看到你來跳到你那邊,鬼不要在那裡面的。所以等你全部把這個打破了以後,糟糕,新加坡政府印錢五十塊上面一條龍,他們有沒有撕破?把五十塊都撕破?沒有,好好用收起來。最糟糕的是印尼有一些人,龍的都打破,骨董也打破,全部都打破,打破了以後糟糕了,他們到內地去傳道,那些鄉下的土人全身都是刺紋都是龍,那麼信主了怎麼辦?燒掉?剝皮啊?我問你,怎麼一直笑?如果你的孩子身上刺了龍,現在信了主要怎麼樣?開刀?把整條皮剝開來?換一塊牛皮在上面?沒有辦法。上帝把牠擄來,使牠變成神手下的敗將,上帝的權柄大過這一切。你們誰知道當靈恩派講什麼都燒掉的時候,天主教的總部梵諦崗(Vatican) 禮拜堂外面一個大的廣場,有沒有啊?那個廣場可以站三十萬人,那廣場的中間有一個石碑,四方形的,上面小金字塔型的,那個石碑是什麼東西?你知道嗎?誰知道舉手?沒有人知道。啊?有一個人好像講了,什麼?埃及的拜太陽神,假神的石碑,那是宗教的中間,從前在這種石碑中間拜太陽神。埃及古代幾千年前,他們拜太陽神叫 Ra,那個時候他們就建了一個四方形的東西,那時候四方形尖出來,像小山金字塔那樣的。而現在,近代做的最大的東西這個東西就是華盛頓的紀念碑,你們看過華盛頓的紀念碑嗎?華盛頓的紀念碑就是這個叫作 Obelisk,埃及的 Obelisk。那麼,這個整個石頭從埃及他們把它帶到歐洲去,帶了幾個去?帶了好幾個,現在一個在哪裡?就是在梵諦崗那個大廣場的中間。另外一個在哪裡?在巴黎協和廣場 (La Place de la Concorde) 的正中間,還有在羅馬別的地方,在義大利北部一些地方,有好幾個被帶到歐洲。你說那個整個的石碑多少重呢?三百 多噸。怎麼帶去的?你想想看,怎麼帶去的?三百多噸,不是三百多公斤,三百 多公斤我飛機一天就寄了。怎麼帶去,用大船幾千個人把它經過地中海,然後從埃及一直到義大利南端,以後慢慢才出去的。如果你到去,你看見在故宮裡面有一個大理石,如果我沒有記錯,是從雲南帶到 去的,是整個塊,要幾千個人抬的。從雲南到北京幾公里啊?最少兩千七百 公里,那個時候沒有飛機。那麼,明朝的皇帝他說「我要這塊」,那塊要放在殿的正面,成為刻了雲龍,進宮,進殿的那個大堂,兩邊的階梯,漢白玉建起來的。那麼,那塊東西就用幾千個人一直拉,一直拉,從雲南拉到北京 。中國人苦不苦?不但中國人苦,歐洲人也是一樣的,他也苦,只要是亞當後代都苦,大家說「只要是亞當後代都苦。」從埃及帶到那邊。那麼,為什麼靈恩派把所有宗教的東西都燒掉,而天主教把外教東西帶來?應當燒掉嘛!這拜過假神的嘛,對不對呢?他的觀念不一樣的 基督克服一切,所以現在把它帶來表示「它是服在耶穌的權柄下面」,這是「解釋法」的不同。那我不是說你現在去找一個東西來放在你屋子的中間,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給你思想到有關於被造界,創造界,被造,人在創造與被造之間這個「信」的關連是什麼?今天第三節告訴我們什麼?「我們因著信,就知道」,大家說「我們因著信,就知道諸世界是藉著上帝的話造成的。」這節聖經,你如果用「神版」的那就很麻煩了,我已經對你說了,因為諸世界就是藉著「神話」造出來的。那糟糕了,世界是「神話」造出來的,那麼基督徒所信的都是「神話故事了」。藉著「上帝的話」造出來的,那就明白了。諸世界是藉著上帝的話造出來。怎麼解釋呢?這一節要怎麼解釋呢?原來這裡的「諸世界」今天要跟你談的是什麼? 萬有的統一性。我們的信仰中間把萬有跟創造萬有的神關連起來的時候,我們只能相信一位神,獨一的真神,所以基督徒不可能相信多神。我們絕對不可以相信二元論、三元論,或者多元論, no possibility of our faith becomes dualism or pluralism 我們不能接受「二元論」、不能接受「三元論」,不能接受多元論,我們只能接受「一元論」的宇宙觀。什麼意思呢?只有一位上帝,萬有都是這位上帝創造的。大家說「只有一位上帝,萬有都是從這一位上帝造的。」那麼,如果你說,「如果不是這樣的信仰,是哪一種信仰呢?」另外一種信仰就是「天有天神,地有地神,灶有灶神,門有門神,海有海神,山有山神....。」那麼,這些神如果一吵架我們就麻煩了,如果他們睡覺我們就平安了。那把這種「多神論」的思想帶到你的信仰裡面的時候,你就過一個人心惶惶不可終日,因為處處要應付不同的神,你沒有辦法過一個真正有穩定的信仰的這種人生,基督徒的信仰不是如此。所以「我們因著信,就知道諸世界是藉著上帝的話造成的。」「上帝的話」這裡是單數多數的?啊?上帝的話這裡是單數的或是多數的?啊?有沒有人帶英文聖經的?有沒有?有的舉手?是單數還是多數?是單數,對不對?「諸世界」的英文是什麼?啊?大聲一點嘛,怎麼樣唸出來,universe 對不對?他不是說 the world。 By faith we understand the universe. 宇宙沒有多數的,沒universes,沒有這個事情的,uni 什麼意思? verse 什麼意思?verse 就是 varsity,verse 就是分開,Uni 就是合一,「眾多的一切被合一起來」,這個叫作 universe。所以英文的 universe 就是「諸世界統一起來」叫作 universe。Uni,你們聽到 unisex 這個字嗎?Unisex,一種衣服男人可以穿,女人可以穿這個叫作 Unisex,這種衣服男性 也可以穿,女性也可以穿叫作 Unisex。那麼,有一些衣服就是如果男的鈕扣在這邊,如果女的鈕扣到這邊。有一個老牧師去加拿大買一件大衣回來,買到女人的衣服。後來他對我說「唐牧師,聽說你要到加拿大,這個就給你,給你用,給你用。」我一穿,怎麼這樣鈕扣過來的呢?我就不要用,因為我清楚我 sex 是哪一種的。Uni 就是統一了,uni 就是單一了,所以 universe 就是「不同世界統一在一起」叫作 universe。中文不是這樣,中文講 universe 叫作什麼?宇宙,宇是什麼?「上、下、左、右、前、後」,這六個方向總結合起來叫作「宇」。「宙」是什麼?「過去、現在、將來」叫作「宙」。所以「上、下、左、右、前、後」,這六個字叫作「宇」,「過去、現在、將來」,這六個字叫作「宙」,所以中國人就把時間加上空間就代表了所有的一切。而今天我要請你注意的是,這一節原文的意思是清楚繙譯成中文是很好的繙譯 「諸世界」,多數,單數?大家回答?「諸世界」,多數?單數?是藉著上帝的話造成的,多數,單數?單數?上帝的話是一句話或者很多句?上帝的話很多嗎?奇怪,這個 universe 一個大世界嘛,大世界應該是單數嘛!上帝的話很多句,應該是多數嘛!剛好反過來,「諸世界」是多數的,上帝的話是單數的,所以這裡的「上帝的話」是什麼意思呢?就是那永恆的道。永恆的道,創造萬有的道,原先的道,成為宇宙的總根基的那個道,也就是老子所要講,講不出來的「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道」成為萬有的開始,「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獨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為天地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強為之名曰大。」(《老子》第二十五章)。這個比天地更先就生出來的,可以作天地萬有之母,根本的,基礎的這一位,這個道是什麼?祂是獨立的,表示不需要別人所支持,別人的供應祂才存在,因為祂是自我獨存的。「不改」,永遠沒有改變,周行而不殆,遍有萬有的,「不殆」,祂不受捆綁,不會死的。這個獨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先天地而生,可以為天地之母,這個道是誰呢?就是這裡講的,上帝的話。你說「老子是中國的先知。」不是的,老子一點沒有資格作上帝的先知,因為老子沒有資格以神的名字講話,神也沒有把話交待他。那老子所講的是什麼?老子所講的是對上帝「普遍啟示」的「回應」。你說「普遍啟示給誰?」給每一個人,所以不是單單給老子,給孔子,給你給我每一個人都有。每一個人都有神的普遍啟示,那麼你對普遍啟示的了解是什麼,因為你是 interpreter 所以當你看見自然你就解釋,你看見這個你就解釋。解釋來解釋去,最偉大的解釋成有系統的宗教,最簡單的解釋成普通的迷信。那老子呢?不是宗教又不是迷信,就提出一個對道的一種解釋出來。這一種解釋跟聖經的啟示有很多相同的地方,那這個是上帝給他的啟示嗎?是「普遍啟示」的「回應」,老子不是直接領受神的啟示,他是詮釋者。為什麼詮釋?因為神造人每一個人都是詮釋者,他詮釋得很靠近聖經,這個叫作「相當有正統回應神普遍啟示功能」的一個人,在這一方面,感謝上帝!我接著再講下去了。那我們因著信就表示信,這個「信」,對神的存在的「信」使我產生一個知。知是什麼?知道這個世界裡面這麼多不同的範圍是從一個原則出來的,這一句話的意思。所以這個信仰是很基本的信仰,就是每一個真正的基督徒他心裡知道這個世界不是自然來的,是神造出來的。「我們因著信,就知道諸世界是藉著上帝的話造成的。」這樣跟希臘、羅馬的神話系統完全不一樣,跟印度教的宇宙觀完全不一樣,跟佛教來講,完全不一樣,跟中國的普遍啟示的回應完全不一樣,這個是基督徒的信心,信什麼?第一、信這宇宙是有源頭的。第二、宇宙的源頭是獨一的,所以宇宙之間的統一是可能的。第三、這宇宙的源頭跟宇宙之間的關係,是「造」,而不是「製」,不是「做」,不是「製造」,乃是「創造」。這個創造論,創造功能是神的工作其中最重要的三個裡面的一個。上帝最重要的工作有三樣,第一、創造。第二、救贖。第三、啟示。跟我講,第一、創造。第二、救贖。第三、啟示。這個是神才可做的工作,Only God can do God"s work. God"s work only can be done by God Himself, and three greatest work of God. The first, creation. The second, redemption. The third, revelation. 大家說「creation, redemption, and revelation. 」第三個工作是關鍵,因為如果沒有第三個,我就不知道上帝會做第一個,第二個。所以因為神啟示,所以我知道神創造;因為神啟示,所以我知道神救贖。大家說「因為神啟示所以我知道神創造,因為神啟示所以我知道神救贖。」上帝創造的工,上帝救贖的工,如果祂沒有啟示給我,也沒有把我造成一個能夠領受啟示的功能的人,那我也不能知道。所以請你注意,我再講一次。「如果上帝啟示的工沒有賜下來,我沒有辦法知道上帝有創造的工,也沒有辦法知道上帝有救贖的工。而上帝把啟示賜下來,使我明白這兩個其他的功能的時候,是因為上帝把啟示的功能和領受啟示的功能的了解放在我裡面。」所以人被造是唯一能夠領受上帝啟示,明白上帝啟示的活物。The only being to have the possibility and potential to understand God"s revelation is man. 所以上帝一方面啟示,一方面把能領受啟示的功能放在人的裡面。所以,這樣祂就向誰啟示呢?你們跟不上啊?跟得上嗎?誠實,跟得上嗎?跟得上講啊。給誰啊?給人。 The only being with the possibility, potential to understand to receive the revelation of God is man.上帝啟示,上帝啟示給誰呢?啟示給能領受啟示的。而誰能夠領受啟示呢?只有人能夠領受啟示,為什麼呢?因為只有人有上帝的形像樣式。你說「唐牧師,這是你的解釋」,不是,這是聖經的話語。所以我現在照著聖經的話解釋給你聽,我不是用主觀的解釋,雖然我有解釋功能,但是神的解釋已經啟示清楚了,上帝創造、上帝救贖、上帝啟示。那麼,我透過上帝怎麼樣的啟示去明白創造呢?又透過怎麼樣的啟示去明白救贖呢?所以歸正神學就把啟示分成兩部份。第一、普遍啟示。第二、特殊啟示。大家說,第一、普遍啟示。第二、特殊啟示。「普遍啟示」為什麼叫作「普遍」?因為這是賜給每一個活在世界上的人,是每一個人都有的,普遍的人都有的,為什麼叫作特殊啟示呢?因為這是用特別的方法,只有對某些人才能夠真正去了解的,所以叫作「特殊啟示」。那麼,「普遍啟示」給每一個人,那每一個人都知道這個事嗎?是。所以創造的問題是每一個人都一定知道事情。你說「先證明上帝創造他才要相信」,你不要上他的當。他的內心的深處知道上帝是創造者,因為神把這個普遍啟示已經賜下來,每一個人都知道上帝是創造者,不過他繼續不斷反對的原因,因為他不要上帝。如果他相信上帝是創造者,又牽連他要相信上帝是救贖者,又牽連他要相信上帝是審判者,那太麻煩了!所以最好神不要干涉我的自由,神不要審判我的罪惡,最好神不存在那更好。所以「無神論」的產生是不信的果效,而神的存在不是信的「果效」,是信的「原因」。你能夠抓到這個很大的不同的地方嗎?「無神論」的產生是不信的果效,大家說「無神論的產生是不信的果效。」而信神存在,這個信的本身是神的恩典。神不是我們信的果效,神是我們能信神的原因,也是我們不信神的原因。神是我們信祂存在或者信祂不存在的原因,不是我們信祂存在不信祂存在的果效,感謝上帝!這樣,創造論的信仰,就在第三節提出來了,這三節完全沒有提到救恩問題,對不對呢?「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實底,是未見之事的確據。古人在這信上得了美好的證據。我們因著信,就知道諸世界是藉著上帝話造成的。」是不是呢?這裡有沒有提到救恩的問題呢?我們知道上帝造,為什麼?因為我們信。我們信怎麼樣?我們信這個普遍啟示產生的果效。所以神把這個啟示放在每一個人的心中,每一個人從內心的深處,都知道都相信是神創造的,但是他為了要表示自己的行為不要牽涉到這位神面前,他自己犯罪不要被審判,所以他產生一個「無神論」出來。你們都聽過加加林 (Yuri, Gargarin, 1934-1968) 的事情,知道誰是加加林嗎?蘇聯第一個飛向太空的人。他一飛上去,哇!美國遠遠落後。那麼蘇聯一上去了,回來驕傲得不得了,哇!那個時候是赫魯曉夫 (Nikita Khrushchev, 1894-1971) 作蘇聯的總書記。加加林回來就講一句話了,「我飛過太空,我到上面去過,我在那邊看不見上帝。」你看,他根本不是信上帝的人,為什麼把創造跟上帝連在一起呢?你沒有看見你不必講嘛!你還聽不懂嗎?一個老師說,「誰會做這個事?誰會做?」「我不會!」「不會」不必講嘛。「我在天上看不見上帝。」為什麼到天上要把上帝連在一起呢?他故意要侮辱基督教,故意要侮辱基督教創造的信仰。他講完了以後,陳終道牧師講一句話,「所以火箭不能把人帶到上帝那裡去。」很幽默哦,「這就證明火箭不能把人帶到上帝那裡去。」更幽默的是誰呢?葛理翰 (Billy Graham, 1918-)。加加林講了以後第三天葛理翰講一句話。加加林說「我到過太空,看不見上帝。」葛理翰說,「西伯利亞,冰天雪地的土裡面有一隻蚯蚓辛辛苦苦的鑽出地面,後來鑽回去對牠朋友說,我已經鑽到地面上看,看不到赫魯曉夫。所以世界上沒有赫魯曉夫這個人。」如果世界上沒有赫魯曉夫這個人,為什麼你唸他的名字呢?那些說「沒有上帝的人」他的意思是說「上帝啊,你最好沒有!」是這個意思,不是沒有上帝。而你要證明上帝存在,你這一句話是用方法論來說,但是你說「我不信上帝」,你要人證明上帝存你才信,請問你到底是不是知道沒有上帝,為什麼你信呢?你證明上帝「確實沒有」了嗎?「我信無神論,上帝不存在!」不存在的東西是不能證明的,大家說「不存在的東西是不能證明的。」所以你說「我也不需要證明,反正不存在。」不存在你也不需要提的,你既然提祂的名字,「上帝是不存在的」,那也就是說你不相信有一個叫作「上帝」是存在的。在你的觀念中間上帝是不存在的。這裡提到的啟示的範圍是什麼? 普遍啟示。所以「我們因著信,就知道上帝創造了這個世界,諸世界是藉著上帝的話造成的。」「多數」跟「單數」之間的關係,我再一次說,今天沒有黑板,我很難告訴你。好,現在我們把一個範圍當作一個世界,用中文這幾個字來解釋這節聖經,我不用英文,因為 universe 很難解釋的,中文的「諸世界」是什麼意思呢?研究物理的人知道「物理學」是一個世界,物理學的世界。在「物理世界」裡面,你明白了嗎?研究「倫理學」的人知道倫理學是一個世界,在倫理範圍裡面研究倫理行為的學問,叫作「倫理學」的世界。藝術圈的叫作「藝術世界」。照樣,「科學世界」、「天文世界」、「地理世界」、「地質世界」....。「諸世界」,就是一切被造的萬有在不同範圍裡面。那,如果地質學裡面研究的真理,跟化學裡面的真理是相衝突的,我們作人多麼困難?如果天文學的地理跟海洋學的地理是不同的,我們作人多麼困難?這其間有沒有一個統管萬有的,因為祂造的功能,和祂權柄的全部所有,祂能夠一一把它完全統管起來,使它和諧,使它調和起來呢?「我們因著信,就知道諸世界是藉著上帝的話造成的。」那麼,這句話用中文解釋很難,用英文也很難,我用希臘文給你解釋。你說「為什麼用希臘文解釋更容易?因為現在整個 discipline of learning 都受希臘思想的影響,但是研究神的時候,你說這個叫作theo, logy 因為 theos 就是神,logic 就是研究祂的那個「道」,那個「學問」,theology。研究地質的時候,叫作 geology。地質叫作 geo,logy 用 logic 去研究這個 geo。 研究心理的時候,是用 logic 去研究 psyche,psychology。奇怪哦!唯有這一節聖經,你用希臘文解釋,比你用中文解釋更容易明白。好,你聽下去,那研究植物學、動 物學、生物學的時候,你說 Zoology,Biology 對不對呢? bio,後面什麼呢logic,語源學呢?Etymology,病理學呢?Pathology。教育學呢?叫作 Pedagogy。那麼研你究生理學、心理學呢?叫作 Psychology所以你看見研究任何一個世界,任何一個範圍 logic, logic, logic,.....。 我把這個輪的三十六個軸,每一個點都當作一個世界,logic, logic, logic 從中心點出發,這個中心點是什麼呢?logos。你明白了嗎?所以,「道」是「學」之本,大家說「道是學之本」。「道」是「理」之因,大家說「道是理之因」。所以中國人說「道理」,沒有「道」不必講「理」;沒有「道」,不必談「德」;沒有「道」,不必論「行」;沒有「道」,你就根本沒有「心」;沒有「道」,不必講「路」。道德、道路、道理、道義、道心、道行,什麼是基本的? 道。這就是這一節的意思。好,我們今天看這個鋼琴的時候,你說這個是隨便用木頭砍來砍去把它釘在一起叫「鋼琴」嗎?不是的,鋼琴在史坦威 (Steinway) 工廠從一八五0年開始,到了一八五九年,到了一八六二年,到了一八九幾年,到了一九二三年一直進步,到最後在三0年代的時候發明了Duplex System (雙重音階),什麼叫作 Duplex System 呢?就是他要把那個絃拉到一個硬度,整架鋼琴那個拉力差不多是三百 五十噸的重量,所以不好的琴拉出來的時候聲音一定不會清脆到那個地步。鋼琴純到什麼地步,那個拉力整個鋼音能夠調到什麼聲音出來,都有很不同的數算法的。你說「幾塊鐵幾塊木怎麼這樣貴?特別是小琴跟大琴差一段,差一倍價錢,這個沒道理。」那 Duplex System 是什麼呢?就是把一條鋼弦把它拉到一個長度,當它動的時候「咚」他到一個音的地方,把一條弦震動 變成兩條對半變成一樣長,再抖的時候變成四分之一樣長,音波變成八分之一,變成十六分之一,變成三十二分之一。你不能說「隨便,我也來拉拉拉一樣的。」沒有一樣,人家算到那個地步,你明白我的意思嗎?所以當你抖的時候,「嗡!」動 了,一條弦動的時候,從十六開始你聽得見,到了兩萬有一些耳朵,尖耳朵的聽得見了,很多人到了一萬二就聽不見了。那麼它震動 的時候,一秒鐘,一秒鐘能夠三百到五百,一千、兩千,「咚....」,到了三千次就「叮叮.... 」,那麼那個長度剛好在震波的時候能夠變成一半,一半四分之一、八分之一、十六分之一、三十二分之一、六十四分之一,一百 二十八分之一,那個音就美得不得了,是史坦威發現的,你明白嗎?這個叫作什麼?音有音的定律不能亂音,道有道的的定律。講道的道理有道理的定律。你讀化學,化學有化學的定律。你讀物理,有物理的定律。你講文法,文法裡面有文法的定律。沒有一個世界,沒有一個範圍可以亂來的,你明白嗎?這什麼意思呢?萬有有「道」在其中,大家說「萬有有道在其中。」你研究一個學問研究到最後,「奇妙!怎麼會這樣呢?如果是這樣的話,這不是偶然的,一定有智慧在裡面。」回去把一粒雞蛋放在你手上,用你一生的力量壓看它會不會破?你回去試試看,把一粒雞蛋,不要放在你兩個指頭中間,放在你手心,然後用你的力量壓,看它會不會破?你不能打破一粒雞蛋,因為那是上帝造的最偉大的工程的一個果效,用最少的材料,最輕的原料,最少,最薄的東西,產生最大的耐力。那個弧度物理學算出來,剛剛好,一點也不差。物理學過了幾百 年才找到這個弧度是最堅固的,上帝早就對雞說「這樣生」,牠就生出來了。啊,我們很多時候學來學去,學不到上帝的工作,還一直罵上帝。天下有哪一種飛機,飛飛飛....,啪!就停下來的?沒有。都要用兩、三公里才下停得來。上帝造的蒼蠅,咻!就上去了。哪裡有這樣的飛機?你把蒼蠅的那個震動 力,那個構造,有 logic 在裡面。這個叫作「蒼蠅 logic 」。你知道加拿大最高的塔是 CN Tower,其實世界最高的塔最後一個要做的是雅加達,現在窮,做不起來,那要用幾十億,幾百 億美金才做得出來。現在靈恩派一個牧師說他要建,他要憑信心建。我心裡想「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從神來的信心?」你注意, 那個 CN Tower 到十年前已經幾百隻鳥撞死了,為什麼呢?因為鳥飛的時候不是一直看的,你懂嗎?鳥飛幾千公里一路上就「交託給神」。你開車不要學鳥啊,因為你不是鳥。你如果開車交託給神,鬼就來了,我告訴你。那牠撞的時候就死了,上帝對鳥說「這個不是我建的,這個這麼高,不是我建的,我造的樹最多是四十五公尺,五十公尺最高。」你知道這個最高最高兩百 多英呎的樹,叫作red wood,在美國加州。「這個一千八百二十幾英呎高的東西不是我建的。」所以鳥說,「怪不得我死掉了。」那麼鳥飛的時候,牠怎麼飛呢?牠用最少的力產生最快的速度,飛機飛的時候,笨重得要死「轟隆.... 」,用一大堆的油才飛一點點,沒有人像祂。所以,你如果用基督教眼光看,我們因著信就知道諸世界是因著上帝的道造成的。因為道在萬有中間,道道....,所以theology 應當叫作「神道」,biology 應當叫作「生道」,Pedagogy 應當叫作「育道」。為什麼用「心理學」、「教育學」?「學」是 learning,「道」是 logic。希臘文的 logic 是「道」不是「學」,中文全部繙錯了,怪不得你讀「心理學」、「植物學」、什麼學....,越「學」越反對上帝。如果你讀的時候「心理道」、什麼「道」....,日本有「空手道」、「柔道」。如果你真的把每一個學問上面放一個「道」,你就明白這節聖經更清楚了。因為希臘文是用 logic,就是「道」,logos;logos 是上帝的道,萬有是藉著祂造的。大家打開約翰福音第一章,第一節、第二節、第三節,一同來讀,一、二、三。「太初有道,道與上帝同在,道就是上帝。這道太初與上帝同在。萬物是藉著他造的;凡被造的,沒有一樣不是藉著他造的。」再一次,一、二、三。「太初有道,道與上帝同在,道就是上帝。這道太初與上帝同在。萬物是藉著他造的;凡被造的,沒有一樣不是藉著他造的。」什麼造的?誰造的?上帝造的,上帝藉著什麼造的?藉著「道」造的。啊,所以這個不是「特殊啟示」的內容,這個是「普遍啟示」的直覺知識, the instinctive, the intuitive understanding in the general revelation 上帝藉著所造之物,使人無可推諉。「雖然是眼不能見藉著所所之物叫人沒有辦法推諉」(參:羅馬書:1 章 20節),為什麼呢?因為你一看見這些的時候,除非你不誠實,除非你故意抵擋神,除非你盼望神不存在而產生一種理性 墮落以後的無神論的假想,否則的話,你會非常清楚的看見萬物是藉著上帝的話造成的。這樣,就產生一個第四次我要講的,「能見界」與「不能見界」的關係,「顯然之物」不是從「顯然之物」造出來的。大家回到希伯來書第十一章第三節:「我們因著信,就知道諸世界是藉著上帝話造成的;這樣,所看見的,並不是從顯然之物造出來的。」你明白了嗎?感謝上帝!這是第一個信心。當我們談到第六節的時候我會給你們談到四層的信心,the fourth of Christian faith. 第一層的信心,藉著神放在我們內心深處,能夠明白啟示,又能對自然啟示產生回應的這種基本信仰,我們是知道諸世界是藉著上帝的道造成的。因為是藉著上帝的道造成的,所以每一界裡面都有道的原則,道的原則在裡面,感謝上帝!有哪一個世界是沒有神的道在裡面?這個「道」是什麼呢?這個道是一切「方法論」中間的「總方法」,是一切「原則」中間的「總原則」,這個就是 way,這個就是 principle,這個就是 law。最大的懷疑派的哲學家休默 (David Hume 1711-1776) 講一句話, The nature is too strong for the principles.這句話是大得不得了的一句話,你以為一聽就是這麼一句話,「我知道了,不必查字典,我明白了!」不是的。因為整個希臘的學問所要追求的東西,就是兩句話,第一 nature。第二 principles。蘇格拉底 (Socrates,469-399 BC) 以前,所有哲學家所寫的書,最高峰的時候就是寫這兩種書。第一,「論自然」,第二,「論原理」。因為他觀察,觀察,「誒,有原理的,為什麼這個東西掉下去的時候,很快到地面,為什麼這個很慢呢?」因為輕重不一樣的。你們都知道阿基米德 (Archimedes BC 287-212) 的事情嗎?他洗澡洗到一半想通問題,起來不穿衣服在路上走,你只記得那個。到底他跑去做什麼?他找到了「比重」的定律了,所以你沒有辦法假的。你金戒指,真的兩個一樣大,兩個一樣發亮,拿起來,輕的就是假的,重的就是真的,因為上帝用祂的原則使萬有產生不同的規律,而這些規律控制在神的手中,不能變。神的原則就是 way,神的真理就是 truth.,神的生命就是 life。當耶穌說:「 I am the way. I am the truth. I am the life. 」的時候,道的三大內容就明白了。耶穌是上帝的道,你怎麼解釋上帝的道呢?上帝的道包含道路、真理、生命,大家說「上帝的道包含道路、真理、生命。」「道路」是什麼 the principle of principles 真理是什麼? The contain of the truth. 生命是什麼?The life of all lives. 一切生命的總源頭就是基督生命作為一切源頭、支柱、支配、管理者,所以他使徒行傳三章十五節叫作「生命的主」,不但是有生命,是一切生命的主宰,I am the life, you have all lives,你們都有生命,但是眾生命的真正的主,生命的主 the master of life 是耶穌基督。你們都講你們的道理一大堆,真正的理在耶穌基督,祂是真理,truth,單數的。你們都在找原則,找方程式,找公律、公理,耶穌說「我就是那道路的本身」,principle。 所以上帝創造物理界、化學界、動物界、生物界、天文界、地理界、地質界,所有的學問有一個總法則,用那個法則造的,上帝造諸世界是藉著祂的話造成的。「我們因著信,就知道諸世界是藉著上帝話造成的。」我們因信,就知道諸世界裡面有上帝的道在裡面。這樣說,我要做一個結論了,我們今天所認識的基督,在我的《基督論》裡面, 第一堂, 第二堂我是講什麼?宇宙中原理的基督, the Christ of principle of universe,作為宇宙原理的基督, 大家說「作為宇宙原理的基督」。整個萬有都是基督的道在裡面作原理的,你明白嗎?所以當你研究地質學的時候,你是研究基督的原理在其中。你研究歷史法則的時候,你研究基督的道在其中。你研究化學的時候,你研究基督的原理在其中。你研究歷史、研究科學、研究技術,研究所有的東西,都有一個原則在其中,而這個原則的不變性 ,因為祂是昨日、今日、直到永遠是一樣的。感謝上帝!你只能知其然,這個叫「科學」;你可以知其所以然,這個叫作「神學」。我再講一次,科學只能知其然,科學不能知其所以然。而原則不但隱藏在裡面,原則也超越在外面,the principle is build within, the principle is also transcend outside. 為什麼說這個原則是在外面超越性呢?因為有一些的事我們是不能單單從內容,從細則裡去了解的。我舉一個很簡單的例子,水是 H2O,變成冰的時候,還是 H2O,變成蒸氣的時候,變來變去最多變成 O2H,還是 H2O 對不對呢?那, 一個 c.c. 的水,你把它加熱,加熱,加到一百 度的水以後,你再加熱,我問你,那麼,一個 c.c. 要加多少才變成蒸汽?有一個人答對了,五百 四十。 所以一個 c.c. 的水,你加熱 540 卡洛里的時候,它就變成另外一種形式的 H2O,什麼?viper,那麼, 從 1 c.c. 變成水蒸氣增加幾倍?誰知道?最少七百 八十倍,所以這一滴水變成這樣大,所以火車就走了,蒸氣機這樣來的。好,但是你把 1c.c 的水一直減熱, 一直減熱, 溫度一直降,一直降....,你說「冷冷冷....」,到幾度最冷?讀物理學的舉手?幾度最冷?零度?有沒有零下?如果有零下零就不冷了嘛!最冷幾度?絕對冷幾度啊?兩百 七十三,哇!那個冷到什麼程度不知道,但是冷到那個程度我一定死了。好,那麼,零度的水,你再把它抽熱,每一個個 c.c. 抽多少它變成冰?八十,對了。你們幾個人都答對了。一百度加五百四十卡洛里變成蒸汽,零度減去八十卡洛里它變成冰。那麼,變成冰以前四度的時候發生一個變化,什麼變化?人如果熱的時候走路是這樣,冷的時候是這樣,這個叫作「熱脹冷縮」的定律,對不對?你冬天是不是這樣?熱天的時候這樣....?東西也是這樣的。這一條東西,夏天會長一點點,冬天會短一點點,為什麼呢?因為它是一個有伸縮性 的相對性的東西,不是絕對性的。最絕對絕對的絕對,比較靠近絕對是白金(Platinum),白金的伸縮性 少到微乎其微。而從前量尺的時候一定要根據在法國一個保存在絕對溫度裡面的那一塊金屬作為全世界作尺的長度,因為那是絕對,相對界中的絕對。現在不用那個,用鐳射,用鐳射光射的時候長度一公尺就是一公尺,絕對不會受空氣的影響。好,你注意聽,到了四度的時候,水越來越冷,越收縮,越收縮,到了四度以後再冷的時候怎麼樣呢?膨脹了。這個為什麼呢?因為基督這麼造,上帝藉著基督這樣造。基督是智慧,基督是真理。為什麼呢?為什麼上帝造水要到四度會膨脹呢?為什麼膨脹呢?上帝怎麼回答你? 「因為讓你冬天可以吃海鮮。 」懂嗎?所以海溫度到最低變成結冰的時候,冰就因為大,比水更大,怎麼樣?浮起來,海裡魚還照樣游,你才能吃海鮮。那麼,這個原則是誰定的?愛因斯坦?什麼愛因斯坦?愛因斯坦沒有生出來就這樣了。阿基米德?阿基米德沒有生出來的時候就這樣了。誰定的?「我們藉著信,就知道諸世界是上帝藉著祂的道造成的。」這個「道」是什麼?這個「道」是「智慧」,這個「道」是「真理」,這個道是「原則」,諸世界是神的道造成的。你不要跟無神論辯有沒有上帝,證明有上帝,不要了,你知道那個是小孩子玩的東西,你告訴他,「你內心深處知道有神。」許多人不相信基督,但是他知道有神,因為這是最基本的信仰的種子,神已經放在人裡面,能夠對「自然啟示」產生回應的最基本的功能。「我們因著信,就知道諸世界是藉著上帝話造成的」大家唸「我們因著信,就知道諸世界是藉著上帝話造成的。」感謝上帝!當你在這裡聽一個鐘頭半的時候,你聽聽聽....,你什麼都不管你知道不知道你的頭髮一直增長,一點點,一點點,它不會因為你注意它就停下來了。你知道你一直聽聽聽的時候,你不注意的時候,你注意你的心照樣跳,一直跳。是誰叫它跳的?是誰定它這這樣跳?是誰定你體溫 36 度半到 37 度?誰定的?這一切法則、法則、法則的總歸就是「總法則」;「總法則」就是「總道理」;「總道理」就是神自己的道。「我們因著信,就知道諸世界是藉著上帝話造成的。」那麼,這樣, 你就知道 creatio ex nihilo 是我們信仰的一個起點,造的意思就不是「成」,造的意思就不是「生」,耶穌基督是上帝的什麼? 獨生子。 什麼意思呢?唯有他不是被造的,因為獨生子,唯有他不是被造的,除他以外都是被造的。那麼你說聖靈呢?聖靈是被造的嗎?不是。聖靈是被生的嗎?也不是。所以聖靈又非受造,又非受生,聖靈是由父和子出來的,所以造、生、出,大家說「造、生、出」。我們在這裡講的「信心」是不是「信耶穌是獨生子」呢?不是,這裡講的是信什麼?信「諸世界是祂造成的。」所以這裡講的信仰是什麼信仰?是什麼信仰?「神」與「被造界」的信仰,這裡不是提到對耶穌的信仰,因為這裡所提的不是「生」的問題,不是「出」的問題。提到什麼呢?是「造」的問題。我們因著信就知道諸世界是上帝造的。我們因著信就知道基督是從上帝那裡差來的,是祂的獨生子。我們因著信就知道神的道是啟示出來的。上帝是自存永存的,基督是上帝的獨生子,聖靈是父、子出來的。這裡提到的不是生,不是出,這裡提到的是造。「造」是什麼呢?從沒有變成有,大家說,「從沒有變成有」。creatio ex nihlio,大家說creatio ex nihilo,所以這一段第三節所談的是什麼?是基督徒的信仰在「創造者」與「被造界」之間的那個關係,我以被造而能知道創造去認識世界被造為我所有的被造的原理是什麼,這是基督教信仰一個很重要的部份。所以基督徒是站在被造界裡面,唯一靠著創造主的啟示,特別是自然啟示,能夠正解這個世界被造的原因,被造的源頭,被造的目的,被造的方向,和終極的目的是什麼的一個人。然後我們就可以好好 interpret。那麼你說「既然創造的事情是在普遍啟示裡面,而普遍啟示不是單單給基督徒是每一個人都有的,那麼別人也不能像我們這樣相信上帝造嗎?」當然他們都可以相信上帝創造,不同的地方在哪裡?我們透過「特殊啟示」作為一把絕對的鑰匙去明白「普遍啟示」。我再講一次,Through the special revelation as a master key to understand to unfold, to release to comprehend the true meaning of the general revelation. 所以,用特殊啟示作為關鍵鑰匙去開啟,去明白普遍啟示的意義。那麼,這樣,基督徒對「被造世界」跟非基督徒對「被造世界」在信仰的事情上有什麼不同呢?請你注意下面一句很重要的話,「基督徒從神的特殊啟示看見神給我們普遍啟示的目的是什麼,非基督徒不能看到。」我再講一次,「基督徒從上帝給我們的特殊啟示,我們可以透過祂給我的普遍啟示的目的是什麼,非基督徒絕對看不到。」為什麼呢?非基督徒只看見「現象」,沒有看見「來源」。非基督徒只能看見承認這個世界可能是被造的,但是沒有辦法知道被造的目的是什麼。而基督徒就從特殊啟示完整的內容,找到了一把鑰匙去解釋普遍啟示的目的。所以,同樣作科學家,非基督徒科學上的成就是幫助他更驕傲,更抵擋上帝。而基督徒的科學家在科學上的成就幫助他更謙卑,更榮耀上帝。你明白了嗎?所以在科學上的成就可能非基督徒比基督徒更多正確的,完全的明白,正確的明白。但是在整個被造界的目的是要榮耀上帝的事情上,除非你回到特殊啟示,你永遠不知道。而今天我很可惜的,就是教會在這一方面沒有好好的裝備基督教的科學家,而且基督教的科學家糊塗到一個地步,以為他可以幫助教會,所以就請科學家來「科學證道」,因為聽牧師講道,聽到討厭了,沒有什麼內容,請基督徒科學家來證道,哇!我們大有興趣。科學可以證道嗎?不是。科學不過是「發現」神的奧秘,不能「證明」神,你要清楚。所以,再回到歸正神學的原則,不是我用人的理性 去證明上帝存在,是神用祂的創造顯明祂的智慧。請再聽一次,不是用我被造墮落的理性 去證明上帝的存在,沒有辦法用科學證道,是神用祂的智慧的創造顯明祂的大能和祂的智慧。所以神主動 ,不是人主動,神的作為,不是人的作為,這是聖經的原則。「我們因著信,就知道諸世界是藉著上帝的話造成的;這樣,所看見的,並不是從顯然之物造出來的。」下一次我們要再把信心論作一個總結,然後到第六節再提到幾層的信心的問題。我們今天就講到這個地方,我們低頭禱告。當我們大家低頭閉眼睛的時候,有哪一個人你說「主啊,我感謝你,一些很重要的原理,有一些我沒有想到的那些基本的原則,你一步一步的向我打開了,我更清楚,更明白你的話,我要感謝你,求主除去我們過去的錯誤,求主更正我們的思想,把我們帶回到神真理的原則的基礎上面。有這樣的人,請你把手舉起來,感謝上帝!感謝上帝!我們中間有哪一個人,你是在知識界,在教育界,在科學界,在技術界,在世界文化教育工作裡面有份的,請你把手舉起來?感謝上帝,手放下來。願主給你特別的智慧,懂得這一切被造界與救贖界之間的關係,也知道你在與被救贖的人的身份,從特殊啟示去了解自然啟示,可以對你的同工,同事有怎樣的啟發,知道你要用不同的解釋法去把人帶到上帝的面前。我們一同禱告:「親愛的主,感謝讚美你,因為你的恩你的愛,你對我們說話,你向我們講解了一些重要的原則,重要的法理。我們懇求你的道繼續發光照耀我們的心,你既然藉著希伯來書的作者把這些重要的原則向我們講了,求主給我們深思熟慮,給我們好好降服在你永恆的道的下面,好叫我們為你作見證的時候,我們不是敷衍,不是因循,不是隨便,不是疏忽,而是能夠在你自己光照引導之下,把所有的總原則搞清楚,帶領人歸向你的時候,有主你上頭來的智慧和能力在我們身上,我們感謝你。」我們一同開聲為這個世代有許多人不認識神,而且驕傲抵擋神。還有許多的基督徒,他們一方面有一些的知識,一方面不明白這些原理,以致於常常奪取上帝的榮耀。也為那些非基督徒,他們科學上的成就成為他們抵擋上帝,危害百 姓,危害人類的工作,求主赦免。我們大家開聲來禱告,一同開聲禱告。每一個人開聲禱告:「主啊,我們恭敬把這個時代帶到你的面前,許多的科學家,許多基督徒的文化和教育工作者帶到你面前,求主你引導,你與我們同在,叫我們在你的面前蒙恩。我們需要你,我們仰望你,我們求主在這些年間顯出你的作為,你沒有撇下我們,沒有丟棄我們,你捆綁撒但的作為,你加添我們的力量,我們把一切榮耀歸給你,求主施恩,求主賜福,感謝讚美,求主垂聽,奉主耶穌基督得勝的尊名禱告。阿們。」我們請溫英幹教授帶領我們作一個禱告。感謝上帝,今天的工作,我在台灣做的已經做完了,明年上帝留我們的生命,我們再好好思想上帝的話,好不好?溫英幹教授請站起來一下,他是在花蓮作教授的,但他每一年會飛到美國歸正學院去上課。第幾年了?好幾年了。感謝上帝!感謝主,有一些人很追求,那麼,你們也可以再接再厲,我們明年把幾個教授帶到你們中間來,以後會告訴你們編排的課程是在哪一個禮拜,那你們好好報名來事奉主。我們現在一同唱詩,我們用感恩的心舉行最後一次奉獻。上個禮拜,前個禮拜,這個禮拜,所有的奉獻都歸給校園團契,我們現在照著神給我們的感動 來奉獻,我們大家唱詩歌第四首,「主前省察」。現在要給你們講解一點點月曆的事情了。它的題目叫作 The Suffering Servant of God. 是上帝受苦的僕人。第一張,耶穌是貧窮的,卑微的降生在木匠的家裡,這裡不是馬槽,這裡已經帶回家了。所以耶穌在搖籃裡,馬利亞一面讀聖經,一面要照顧孩子。那麼,約瑟要維持家計,要做苦工,每天要量,要畫,要鋸,做木頭的工作。後面有幾個天使,都是 Baby 仔,從高天下來來照顧這個家庭。這個是林布蘭 (Rembrandt, 1606-1669) 所畫的,林布蘭已經死了四百多年了,差不多五百年了,林布蘭是馬丁路德 (Martin Luther,1483-1546) 同時代的荷蘭人, 他最重要的地方就是光線的用法,所以 baptism of the light,在他的畫裡面常常集中在一個很重要的點,這是他很特別成功的地方。馬利亞的表情何等充滿慈愛,耶穌安祥睡在那裡。祂來,降生,受苦,來作憂患之子,為我們擔當罪過。第二張,我們沒有找到比這個更好的,所以這個不是太詳細的一個印刷,但是這張的畫面的意境,我認為是從來沒有任何一張可以相比的,這是耶穌受試探的圖畫裡面最有深度的一張。這是蘇聯人畫的,那你看,這個光從後面來,所以它的影子是向前一點,這個沒有魔鬼的出現,但是所有曠野的石頭都跳出來,好像鬼快要跳出來一樣的。整個畫面是很可怕的情形。孤單,憂愁,單獨要擔當全世界人的罪過,為我們受盡試探那表情,你看耶穌基督孤獨痛苦的表情,完全描寫在這裡。這不是像美國這種比較文化低的畫家畫得出來的,因為美國是比較注重物質享受。美國會產生的是三樣東西,五角大廈(Pentagon),好萊塢、麥當勞,但是深入的人性 的表達是蘇聯,受過很多苦,他們能夠畫出這樣的圖畫。所以這個耶穌的畫面,我三十年前第一次看見這張畫,不知道在哪裡找到,那個時候是黑白的,後來我找到,我就把它列入我選的圖畫裡面了。第三張,這個不是達文西 (Leonardo da Vinci, 1452-1519) 那一張,也不是其他的畫家所畫的,這個是香佩涅 (Philippe de Champaigne, 1602-1674) 所畫的。唯一我不太喜歡的就是桌布燙得太直了,而且整個畫面藍色用得太多。但你看,這個是在描寫,我為你們死了,你們中間有人要賣我,那麼,他就「是我嗎?」「是我嗎?」就在最緊張的關頭,每一個人正在指指點點到底是誰?卻有一個完全若無其事,手中拿著一個錢袋的人,坐在最前面左邊的猶大,你看他的表情,完全沒有為那個題目「是我嗎?」而焦急,因為他知道就是他。那麼,他手中拿著的是什麼?是一包的錢,因為他是教會的財政,是不好的財政。那耶穌基督的表情,眼睛看著天上,他知道他來,「我來了,是要遵行你的旨意,你已經為我預備了身體。」那個表情,那個眼光是非常感動 人的。第四張, 這一張是一個叫作蒙卡奇 (Mihaly Munkacsy, 1844-1900)的法國人畫的,這個人一共畫兩張,而另外一張比這一張偉大得多,更精細得多,更好得多,但是我只有黑白的。那麼,有找到的時候是六年前,我在法國,找到這個原畫在哪裡呢?是在奧塞美術館(D"Orsay Museum),為什麼這樣和我從前看得不一樣?這個好像是正在 study 沒有完全成功的,這張是小的,另外一張放在那裡我一定要去找,有一天找到的話,我一定買到最好的再印給你們。因為那一張的精細度和表情比這個好。你可以看見這裡有很多不同的人性 的表達,一種是有權有勢卻不知道怎麼樣處理耶穌的彼拉多,他很穩定的坐在那邊,因為羅馬帝國是他的後盾,所以他根本不必怕執行任務的時候有什麼制裁上公義不公義,或者錯誤或者不錯誤。而那個站在他面前的老猶太人就指著耶穌基督好像是在說「他說,他是猶太人的王。」他恨他恨得半死。下面幾個有鬍子的人瞪著耶穌,你看他,恨的那個眼光比賓?拉登(Osama bin Laden) 更可怕。你看這兩個在這裡了,那麼下面在他的手下有兩個好像交頭接耳還要用什麼話來控告耶穌。那後面一個人頭伸出來看,好像要看耶穌為什麼這樣受苦,另外抱著孩子的莫明其妙,站在後面用手直接指著耶穌的,那個人在那邊也是另外用一個角度來控告耶穌基督,然後有的人在那邊聽。這個大喊大叫,兩手伸出來的可能是為耶穌抱不平的人,他在那裡呼喊。在彼拉多左邊這邊有一個人,這個人好像很中立,他好像不曉得到底發生什麼事,所以他用很中立的眼光在那裡看。所以這一張圖裡面,是這一本裡面人性 表達最多姿多樣的一張圖畫,雖然它不是原畫中間最好的,因為這個人畫得另外一張比這個更好,我沒有辦法找到就是了。第五張是提香 (Tiziano Vecellio Titian, 1490-1576),就是威尼斯學派 (Venetian School)。威尼斯學派的圖畫是到了十九世紀全世界相爭的圖畫,因為他們有非常濃厚的貴族氣息,有非常濃厚的王宮的那享受的生活,所以畫面中間常常有非常修飾性 的那種作用,還有很高貴的人的氣質。那麼,威尼斯學派有最大的三個,第一個叫作提香,第二個叫作丁托列多 (Jacopo Tintoretto, 1518-1594),第三個叫作維洛內塞 (Paolo Veronese, 1528-1588),這三個裡面最大的就是提香,我們選他所畫耶穌被鞭打的情形。那麼,這個棍子起來,打下去,起來,打下去。不但如此,有一個人好像是特別在那邊看他怎麼樣受打的,指揮的人,穿著比較高貴的衣服,好像貴族派來的。那麼旁邊還有一大堆的棍子,另外預備,如果打斷了就可以馬上再打下去,所以你看最右邊下面這個人拿著好多棍子等著。所以耶穌基督繼續不斷受苦的時候,他的頭低下來,受罵不還口,他一點不說兇嚇的話,甘心為我們受苦。最一張,最後一張是一個德國人叫作馬太的,馬太他住在一個很小的鄉村叫作 Grunewald,現在所知道的世界上他出名的圖畫只有三張。兩張是耶穌基督釘十字架,一張是耶穌復活。而這一張是留在歐洲的,另外一張小的是被賣到美國首都華盛頓的博物館那裡去,那一張是很小的,這一張才是他真正偉大的作品,這一張原是放在禮拜堂講台後面的祭壇畫,是很大張的。他把過去、現在、將來畫在一起,這種畫法是超越歷史,超越時間的畫法,因為耶穌在中間表示現在受苦,那麼,約翰抱著馬利亞,表示以後他要把馬利亞當作他的母親,終身代替耶穌撫養這個偉大的女人。那麼,這邊是約翰。約翰是已經死了的施洗約翰,施洗約翰指著耶穌,「看哪!上帝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他是穿著駱駝毛的衣服,吃蝗蟲野蜜,在曠野裡面的最後一個說預言耶穌基督降生的最後一個先知。先知說預言到約翰為止。下面他說上帝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下面就有一隻羔羊背著一個十字架,你看到了沒有呢?那,現在我要解釋的就是,馬利亞的身體向後倒,為什麼呢?因為她不能看這一幅這樣不公義,這樣殘忍的事情臨到她的孩子的身上,所以她整個人不能在支透她的力量就向後面昏倒了。要昏倒以前,約翰就撐住她,所以把她整個身體的力量撐起來。而約翰撐住她的時候,約翰自己痛苦到一個地步,所以他面孔的表情真是不像一個青年人有力量扶住一個老人,差不多兩個都要倒下去的情形一樣的。這個作者用這樣的描寫來把基督的痛苦用兩度空間的圖畫來表達出來,把兩千年以前的心境向我們表達出來。最後我要講的是耶穌,上面寫的「這是猶太人的王」四個字,這個簡寫,就是 INII。 耶穌因為非常消瘦,所以整個胸部,這些排骨都看到了,然後他因為在痛苦的中間,體力給地心吸力吸收了,所以肚子中間凹進去的部份,表示他是很飢餓,很貧脊的一個人。那麼他的頭完全沒有力量再撐住,所以這個可能是快要死的那一刻,頭整個垂下來了。口裡面好像開著,但是荊棘的冠冕已經在他的四周。請你注意兩件事情,就是第一,全身有一點一點的,有沒有啊?那是什麼呢?畫的人真正明白猶太人在受羅馬帝國刑罰的時候,鞭子的頂端都有用金屬的鉤做的東西放在那邊。所以當鞭子打下去抽上來的時候,肉就一塊一塊給他抽上來了,這表示全身的肉都被鞭過,都被抽過,整個身體都有被抽過的情形。第二樣、就是他的手跟腳就把痛苦描寫成最可動 的地方,全身都不能動了,只能動的就是手跟腳那個地方。所以手指痛到一個地步,每一個手指都把裡面的痛描寫出來,你看見右手跟左手,痛到彎曲的地步。最可怕的就是右腳,整個曲到那邊去,他那個筋,表示他不能再忍受更大的痛苦,所以就這樣痛。這一張圖畫是萬古奇蹟,這一張圖畫是一切耶穌釘十字架的中間最偉大的一個圖畫,是沒有任何一個畫家能夠相比的,因為他不是寫實主義,他不是描寫一個人釘下來的情形,他是把心靈的表達把它放在畫面上。正像達文西所講的,藝術是什麼?藝術就是「心靈的動 作」,不是身體的形態,藝術是心靈的動作。所以這一張你看靈裡面的痛苦的動 作, The action of the sorrowful spirit express on the canvas. 那麼你們如果喜歡這些圖畫,你們把它剪下來就放在鏡框,那麼,下面另外釘一本作為月曆好了。那你每一個月撕一張撕一張,是你們的自由,那麼你們一整年中間要想一個大題目 「耶穌是上帝受苦的僕人」。如果明年年底有可能的話,我們另外再選一些不同的題目,一張完全是「受苦的僕人」,我們可以選「榮耀的基督」,可以選「行神蹟的基督」,可以選耶穌所講的比喻.... 等等,來再印一本給你們。今天我們就解釋到這個地方。我們現在沒有別的事,請(范)恩惠姐妹給我們作報告,以後我們就要恭賀聖誕快樂,新年蒙恩

篇三:[唐崇荣希伯来书查经]归正神学查经 希伯来书

归正神学查经 希伯来书 唐崇荣01讲 02讲 03讲 04讲 05讲 06讲 07讲 08讲 09讲 10讲 11讲 12讲 13讲 14讲 15讲 16讲 17讲 18讲 19讲 20讲 21讲 22讲 23讲 24讲 25讲 26讲 27讲 28讲 29讲 31讲 31讲 32讲 33讲 34讲 35讲 36讲 37讲 38讲 39讲 41讲 41讲 42讲 43讲 44讲 45讲 46讲 47讲 48讲 49讲 50讲 51讲 52讲 53讲 54讲 55讲 56讲 57讲 58讲 59讲 60讲 61讲 62讲 63讲 64讲 65讲 66讲 67讲 68讲 69讲 70讲 71讲 72讲 73讲 74讲 75讲 76讲 77讲 78讲 79讲 80讲 81讲 82讲 83讲 84讲 84讲 85讲 86讲 87讲 88讲 89讲 90讲 91讲 92讲 93讲 94讲 95讲 96讲 97讲 98讲 99讲 100讲 101讲 102讲 103讲 104讲 105讲 106讲 107讲 108讲 109讲 110讲 111讲 112讲 113讲 114讲 116讲 115讲 116讲 117讲 118讲 119讲 120讲 121讲 122讲 123讲 124讲 125讲 126讲 127讲 128讲 129讲 130讲 返回


张家旺 https://www.kugou.com/singer/853954.html

最新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推荐